新闻中心
NEWS CENTER
声明:未与国建集团官方进行确认的情况下,请勿轻信未经本公司授权的个人或公司针对“国建集团投融资项目合作”的言论,以免因此造成不必要的损失。除国建集团投资主体的法人外,其他任何个人、机构均无权代表国建集团与项目方签署投资协议。国建集团在投资过程中不收取除利息以外的任何费用。
国企改革瞄准重点难点发力攻坚

  改革开放以来,国有企业改革先后经历了放权让利及经济责任制探索、建立现代企业制度、建立新国资监管体制、全面深化改革四个阶段,逐步推进、逐步规范、逐步深化。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、尤其是“十三五”时期的国有企业改革,与之前阶段相比有三个新的特征:

  一是全面推进。在政策层面,“1+N”的国有企业改革政策文件涵盖了总体指导意见、国资布局、国资监管、资本投运、产权改革、公司治理、内部机制等国企改革各个方面,既有指导意见、管理办法等改革要求和规范,也有操作指引、行动计划等改革落地方案,实现了改革内容全覆盖。在实践层面,从“四项改革”“十项改革”试点,到重要领域和竞争性领域的混改及员工持股试点,再到双百行动综合改革和科技型企业改革示范行动等专项工程,改革行动综合推进、持续深化,国有企业改革的全面性、综合性、系统性加强。

  二是举措创新。“首次实现了国有企业功能分类”。作为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国有企业改革的创新举措,功能分类有利于显著提升国有企业改革发展、公司治理、国资监管的针对性和有效性,并对公共服务、市场体制、经济增长产生积极的外溢效应。改组组建国有资本投资、运营公司是首次系统设计和推动的改革举措,对提高国有资本的聚集性、流动性和盈利性,强化国有企业经营的价值导向,促进国有资本布局优化和结构调整,形成“管资本”为主的国资监管体制,将产生重要影响。

  三是结构优化。在国有经济领域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。出台关于布局优化、结构调整和企业重组相关政策,首次将国有资本布局优化和结构调整作为重点内容纳入“十四五”规划范畴。全面完成了公司制改制、企业办社会职能剥离、“三供一业”移交地方、退休人员社会化以及企业历史遗留问题处置,有效解决了政企难分、社企合一等长期制约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的难题,使国有企业具备条件轻装上阵参与市场竞争。在政策导向上,明确要求企业聚焦主责主业、处置“两非”“两资”、化解同质化竞争和开展专业化重组,将有利于提升国有企业的效率、提升国有资本的价值。

  具备上述特征的改革举措,有力地推动了国有企业改革,并为未来的改革奠定了良好基础。在2月23日国务院新闻办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,国务院国资委郝鹏主任指出,“十三五”期间国有企业改革取得了“三个历史性突破”“五个实质性进展”和“一个根本性加强”,为“十四五”国有企业高质量发展提供了强大动力。随着国有企业改革三年行动务实推进,国有企业改革有望取得更大成效。

  当前国有企业改革已进入攻坚阶段,需要“紧盯重点难点问题发力攻坚”,以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。针对当前国有企业改革现状,结合郝鹏在发布会上提出的发力国企改革攻坚的三个方向,以及对未来国资国企图景的理解,“十四五”时期国有企业改革发展,要呈现“三个更加”。

  首先是更加突出“人”的因素。首先是弘扬企业家精神。企业发展道路必然是曲折的,因经济周期、市场变化、产业演变等多种因素而起伏,企业家是企业生产经营的组织者、企业相关资源的聚合者,企业发展的领导者、企业商业创新的推动者。为此一方面要求企业家有“真功夫”,另一方面也确实需要企业家来承担业务运营、投资融资、创新发展的风险。因此弘扬企业家精神就需要强调专业、激励、容错,即,市场化选聘真正的企业家,市场化激发企业家动力,以科学的容错机制鼓励企业家适度冒险创新,并通过制度安排将企业整体经营风险降到合理区间。其次是以市场化机制激活企业。“人”的因素对企业发展越来越重要,是企业活力的源泉、企业核心竞争力的重要组成、企业创新精神的基础,人才毋庸置疑是企业资源中最有价值的部分。激发人才作用的关键就是选人用人激励人的制度安排。

  其次是更加务实推动布局优化和结构调整。在全面完成公司制改制并总体解决企业办社会和历史遗留问题之后,国有资本布局优化和结构调整已经具备了全面开展的基本条件,如何务实推进?笔者认为在“进”的方面,宜采用政策指导、考核引导、投向管理、分类监管等工具,培育国有资本投资运营的市场化专业化平台,并充分发挥国有资本平台的资本整合、产业培育、价值管理、合理流动等功能。在“退”的方面,发挥“考核指挥棒”作用的同时,有必要培育资产规模较大、专业实力强的实体不良资产管理公司,由其作为主体来规模化承接“两非”“两资”和困难企业,分类诊断、专业化处置。在“调”的方面,宜着力提高国有企业的资本化证券化水平,为国有资本的流动和进退调整提供有效的渠道。

  三是更加注重跨国经营和全球发展。随着我国经济总量在世界经济体中的比重越来越高,国有资本海外布局、国有企业海外业务经营的比重已经显著上升,国有企业已经成为参与国际竞争的重要力量。未来将有大量国有企业成为开展跨国经营和全球投资的跨国公司,要求企业在业务开展、经营管理、组织管控、公司治理、企业文化等方面符合国际惯例并与世界一流企业比肩。未来国有资本也将普遍开展跨境的基金设立、合资合作、投资运营,在多层资本架构下,资本的“社会”特征和“国际”特征将凸显。随之而来的一个挑战是:国资国企如何在发挥战略支撑作用、保持中国特色现代企业制度的同时,有效开展跨国经营和全球发展?我们认为,对这个问题的探讨、探索和回答,有必要在新发展理念和新发展格局视野下进行。

  来源: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